自上市以来,特斯拉及其创始人马斯克就饱受争议。

  证券市场周刊记者 易强/文

  2月28日,即2月份最后一个交易日,特斯拉(TSLA.O)股价以667.99美元报收,跌幅1.62%。

  由于其股价在2月5日创下968.99美元的历史新高,又在2月28日当天——因为担心新冠肺炎全球扩散拖累经济,道琼斯工业指数(DJI.GI)及纳斯达克指数(IXIC.GI)在2月份最后5个交易日分别重挫12.36%和10.54%——下探611.52美元,因此,在特斯拉的月K线图谱上,2月份的柱状图看上去像是一柄长剑。

  特斯拉股价此前两个月涨势如虹,两根大阳线渐次暴起,如巨人举臂,因此,这柄长剑虽然充满杀气,仍给人一种一往无前的壮阔之感。

  但是,在某种程度上,这种波澜壮阔的美感,及其背后隐藏的投资得失,与QDII基金并无太大关系。因为根据Wind资讯,截至2019年年底,在44家获得QDII资格的基金公司中,仅有一家投资了特斯拉;在109只权益类QDII基金中,持有特斯拉的也仅有一只,且持股数量仅有820股。

  当然,由于特斯拉身后有着庞大的产业链,且该产业链惠及不少国内上市公司——仅特斯拉指数(884216.WI)就有54只成份股,因此,包括那些获得QDII资格的基金公司在内,国内各色投资者已不同程度地感受到了特斯拉的市场影响力。

  然而,为何有机会直面特斯拉的QDII基金,反而对其敬而远之?

  答案并不简单。

  基金重仓仅1只

  Wind显示,自2010年(特斯拉于当年6月登陆纳斯达克)以来,曾重仓特斯拉的基金仅有2只,而截至2019年年底,仍然持仓的仅有1只,即易方达标普消费品(118002.OF),该基金成立于2012年6月,是一只指数增强型基金,发行规模为3.84亿元,2019年年底的资产净值为5542.29万元;其跟踪标的是标普全球高端消费品指数(SPGLGUP.SPI),后者发布于2011年8月31日,成份股有80只,特斯拉是其中一只。

  最迟在2016年1月,特斯拉已进入标普全球高端消费品指数十大成份股名单,排在第九位,当时排在前三位的依次是耐克(NIKE.N)、帝亚吉欧(DGE.L)和路易·威登集团(MC.PA)。

  到了2016年二季度末,特斯拉已成为易方达标普消费品第五大重仓股,持股数量为500股,持仓市值70.38万元人民币,占到基金资产净值的3.88%。

  对于一只指数基金来说,限制其投资范围的主要因素,在于其只能投资所跟踪标的成分股,而限制其持有所跟踪标的成份股数量的主要原因,则在于基金规模本身。

  定期报告显示,易方达标普消费品成立后不久,持有人即赎回大部分份额,以至于自2012年第四季度开始,基金规模长时间不足1亿元人民币,甚至曾连续5个季度低于2000万元。

  而基金持有人之所以赎回QDII基金份额,且长时间不回头,是因为自2012年年底开始,A股进入了一波牛市。相较于外围市场,A股更具吸引力。等到A股势衰,再看外围市场,尤其美股,可能又觉得其估值太高,望而却步。

  这是一个普遍现象。以成立时间在2012年6月30日之前的40只权益类QDII基金为例,其发行规模合计为1410亿元,截至2012年年底降至545.22亿元,2013年至2016年各年年底依次为491.98亿元、389.36亿元、318.27亿元、317.15亿元。

  从数据上看,2016年第二季度末(其时持有特斯拉500股),易方达标普消费品规模仅有1813.82万元,100%由个人投资者持有。

  不过,自2017年第二季度之后,这只基金的规模基本保持在5000万元以上,2019年年底为5542.29万元,持有特斯拉820股,持仓市值239.31万元,占到资产净值的4.32%,是其第七大重仓股。

  曾经重仓特斯拉的另一只基金是嘉实全球互联网(000988.OF)。这是一只普通股票型QDII基金,成立于2015年4月,发行规模33.20亿元,2019年年底的规模为11.09亿元。

  公开资料显示,2017年第二季度末,嘉实全球互联网持有7万股特斯拉,持仓市值17147.84万元,占到资产净值的6.59%,是第五大重仓股;同年第三季度增持至8万股,年底持股数量不变,但已变成第十大重仓股。不过,进入2018年之后,其十大重仓股名单上未再出现特斯拉的名字。

  看空的声音

  相较于指数基金,普通股票型基金重仓特斯拉需要更多的勇气。事实上,有很长一段时间,“看空特斯拉”是国际投行的主流意见。

  2016年之前,特斯拉的主营业务是汽车销售,外加房产开发与投资,其后又增加了汽车租赁及储能业务。在这几大业务中,以汽车租赁业务毛利率最高(45%左右),汽车销售业务毛利率次之(20%左右)。

  自2010年第二季度开始,特斯拉每个季度都会公布财报。截至2019年年底,在已公布的39份季报中,显示盈利的季度只有6个。首个盈利季是2013年第一季度,然而,要到2016年第三季,即熬过13个季度之后,投资者才能看到特斯拉迎来第二个盈利季。

  两年之后,即2018年第三季度,特斯拉再度实现盈利,并在第四季度继续盈利。其后,至2019年第三季度和第四季度,又连续收获两个盈利季。

  影响财务指标的重要因素之一在于其产品本身仍存在缺陷,以至于会偶发召回事件。最近一次召回是2月14日,特斯拉汽车(北京)有限公司于当日向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备案了召回计划,决定自2020年6月7日起,召回2016年4月15日至2016年10月16日期间生产的部分进口ModelX系列汽车,共计3183辆。

  此前一日,即2月13日,特斯拉在盘后宣布,在北美地区召回15000辆Model X SUV,原因是一项潜在问题可能导致车辆失去转向助力,从而使转向更加困难并增加撞车风险。

  正因为其产品及财务方面存在上述问题,特斯拉并未受到国际投行普遍青睐。

  众所周知,巴菲特一贯认为特斯拉并非好的投资标的,尽管他承认特斯拉创始人兼CEO马斯克是伟大的企业家,查理·芒格也持同样观点。

  事实上,即便在2018年及2019年下半年特斯拉分别实现了两个季度的盈利,机构投资者的持股数量不增反减。Wind资讯显示,2017年年底,机构投资者合计持有9736万股特斯拉,2019年年底减至7198.10万股。

  好消息则是,尽管机构投资者的持股数量有所下降,同期持有特斯拉的机构数量则由734家增至779家。

  投资范围及额度限制

  抛开估值方面的争议不论,影响QDII基金重仓特斯拉的还有其他因素。

  首先是QDII基金的产品结构。根据Wind资讯,截至3月3日,已成立的QDII共计155只,其中股票型及混合型基金为109只,投资区域限于美国的只有21只。而在该21只基金中,指数基金即占到20只。

  在上述20只指数型QDII基金中,有7只将投资范围限于油气及医药行业,在剩下的13只基金中,跟踪的指数主要是标普100、标普500、纳斯达克100及标普可选消费品精选版块指数(IXY.SPI)4种。

  由于标普可选消费品精选版块指数又是标普500的细分指数,因此,上述13只QDII基金跟踪的标的其实是标普100、标普500及纳斯达克1003大指数。

  其中,特斯拉只是纳斯达克100的成份股(调入时间是2013年7月)。不过,由于特斯拉并非纳斯达克100指数的十大权重股之一,而在跟踪该指数的7只QDII基金中,没有一只指数增强基金,因此,特斯拉无法成为其中某只基金的重仓股。

  至于标普500指数,由于根据其编制方法,某只股票要成为其成份股,在财务状况方面必须满足“最新业绩公布季度以及先前四个季度(累计)录得盈利”等条件,因此,特斯拉要成为成份股之一,尚待时日,成为标普100指数成分股的条件则更加严苛。这意味着跟踪该两只指数的6只QDII基金目前也没有机会持仓特斯拉,更不用说重仓。

  值得一提的是,在Wind资讯上,上述重仓特斯拉的易方达标普消费品,归属于跨市场投资的QDII。截至3月3日,这类偏股型QDII基金共有44只,从股票配置上看,其重仓股以业绩强劲的科技股(例如苹果、谷歌)及“中概股”(例如阿里巴巴、腾讯控股)为主。

  影响公募基金重仓特斯拉的因素还有来自QDII资格及额度等方面的限制。根据证监会官网发布的数据,在140家基金公司中,获得QDII资格的目前只有45家。外管局披露的数据是,截至2月28日,包括基金公司及券商资管公司在内的58家证券类机构,获批QDII投资额度为468.80亿美元,同比仅增加7.5亿美元。

  文章来源:http://stock.stockstar.com/SS2020031100000662.shtml

  北京时间8月9日凌晨,英超今年夏天的转会窗口正式关闭。根据相关统计,本次英超“夏补”花费超过了14亿英镑,创造了历史纪录,而“枪手”阿森纳则“一马当先”,以1.5亿英镑成为今夏英超花钱最多的俱乐部。

  紧随“枪手”之后的三位是曼联(1.45亿英镑)、曼城(1.449亿英镑)、阿斯顿维拉(作为升班马的他们花费了1.37亿英镑)。

  在“夏窗”关闭的最后一天,“枪手”压哨买进了蒂尔尼和大卫·路易斯——以2500万英镑从苏超劲旅凯尔特人买进了22岁的蒂尔尼;以800万英镑从切尔西购进了巴西老将大卫·路易斯。

  值得一提的是,大卫·路易斯曾于2016年在法甲巴黎圣日耳曼和埃梅里共事过,如今是阿森纳主帅的埃梅里欢迎了大卫·路易斯的加盟。

  “大卫·路易斯有着丰富的经验,我期待着再次和他共事。他是一位名气很大的球员,能帮助我们的防线继续巩固。”埃梅里说。

  同一天,“枪手”以3400万英镑的天价将前锋伊沃比卖给了埃弗顿。今年夏天,埃梅里进行了“大清洗”,卖掉了包括队长科斯切尔尼在内的六名球员。

  “枪手”的北伦敦死敌热刺在最后一天以2500万英镑从富勒姆签下了塞塞尼翁,热刺与这名19岁的英格兰后卫签订了长达5年的合同,另外他还可以选择续签一年。作为协议的一部分,热刺中场球员奥诺马赫转会到富勒姆。

  热刺本来有意从尤文图斯收购阿根廷前锋迪巴拉,但尤文最后决定将他留在队中。丹麦球星埃里克森本来想离开热刺,但对他有意的曼联最终放弃了收购意向。正因为如此,热刺也放弃了租借巴萨球星库蒂尼奥的想法。

  曼联最后一天也有很大收获,队中26岁的比利时前锋卢卡库转会意甲国际米兰的协议终于得以签署。据悉,卢卡库的转会费最高能达到7400万英镑,成为国际米兰队史“标王”。

  卢卡库曾效力切尔西、西布罗姆维奇、埃弗顿等多支球队,2017年加盟曼联。在国家队,卢卡库参加了两届世界杯。(东番)

  文章来源:http://sports.anhuinews.com/system/2019/08/12/008207509.shtml